2005/11/01

做事的智慧

記得以前當兵剛下部隊時,菜鳥剛到部很緊張什麼都不懂,光是一個吃飯學長或班長就可以找到一堆釘菜鳥的理由。當廚房菜一出來時,大家趕緊搶著提菜籃,深怕一轉眼手上沒工作做,馬上被學長狗幹,而請聲音一定是從後面狗幹出來。還不就是抬菜而已,十幾個菜鳥,抬著四桶菜,怎樣也會有人手是空的。這時候就要看大家的智慧了,就有人會的趕快回到餐廳幫忙佈置餐廳當然一群手上空空的人就會狂奔回餐廳,深怕又被學長狗幹,到餐廳後就算沒事作也要裝的很忙碌找些雞毛蒜皮的事,且還要用心用感情的做。比如說擦個桌子通常只要將桌面擦乾淨即可,這時候不行,一定要擦到摸起來觸感就像新的一樣,不能有任何摸起來不舒服的感覺....就這樣一群人忙裡忙外,忙進忙出,做了一些沒有任何意義的事只因為學長在看。
這是我當兵時的經驗,那時心裡很幹,幹說...值星班長跑去哪了勒?這麼多人在做這些沒效率的事,為何沒有人站出來指揮分配如何做好這些事?只會讓一群菜鳥在那窮緊張,做了一堆無意義的事。
後來想說,出社會後應該不會在遇到類似的事,但沒想到我竟然遇到比這還爛的事。明明工作都分配好人力也都分配好了,時間到每個人就做該做的事。主要事件每個時段都安排好了人力及負責人,每個人充分利用自己的時間作工作,沒想到這些充分利用自己時間的人,竟然是錯的。只因為他們在做他們時間到應做的事而我們在辦公室作自己的業務,我們沒有像新兵一樣搶著做學長的工作,做著連長交派的工作。原來..職場工作要和當兵一樣,長官交辦為「絕對第一優先」,那業務勒?..ㄟ....反正現在不做又不會怎樣不是很重要,各業務士就自行另找時間處理。哪來的時間...各業務士只能晚上自己加班加到死,站11-1夜哨還不能隔天補休,早上還得05:30起床跑3000......唉.......
到了快退伍時,不想結老想說是否還能付出幫忙各業務是做業務,但很難融入整個業務工作體系,因為菜鳥士官不敢叫老鳥士官做工作,即使做也只是分派到工作很輕的工作,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工作。即使是都已經跟值星官講...派我什麼工作都可以,仍是好像外人一樣被排擠在外。這也是另一種無奈...畢竟我們已經脫離了主流...
張貼留言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