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3

永遠的領導典範─孫運璿

永遠的領導典範─孫運璿

小時候家裡並沒有兒童讀物,於是在某一年的暑假真的無聊透了,於是翻長輩的書櫃,亂翻一通只要能看的懂得就把他當小說看,剛好那陣子孫運璿傳家裡也有一本,於是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看完了他的傳奇,當時的感覺「根本不知道他是誰??」這本傳記中寫的讓我感覺跟武俠小說中的主角一樣,主角從窮小子不斷的遇到奇遇最後終於當到行政院長,後來過了幾年,年紀稍長,漸漸的認識這個人,也才知道那本傳記不是武俠小說。...^^!!! 0rz但他的處事風格及處理事情的態度也就潛移默化的影響了我後來人格上的發展。
在這天下雜誌的網站中,記錄了很多有關於孫院長的種種事績...
天下雜誌的網站
wiki百科的介紹
wiki百科的介紹...
但以上這些都像是寫史書般的紀錄,其中我最感興趣的是在此的討論區中這些路人所寫評論,也正符合了孫運璿所給人的感覺「平凡中的不平凡」,其中有著兩三篇文章的對話,讓人印象深刻....原文在下面網址...底下我把他轉過來..如有侵權煩請告知..thx

update 2006.2.25 新聞的報導有提到
http://tw.news.yahoo.com/060225/19/2vxi4.html

人生的短暫交會(由陳維斌所發表)
http://0rz.net/8714h
人生的短暫交會

作者:陳維斌
日期:02-16-06 23:53

今天的天氣很好,湛藍的天空抹著淡淡的白雲,兩架飛機從空中交會,留下了白色的尾巴...

雖然這兩架飛機相距的很遠,甚至不是在同一時間劃過天空,但是從地面上看過去,卻是兩條交叉的線...

飛機駕駛員可能永遠不知道,他的飛行,已經在無形之中和另一個人結了緣,在空中譜下了美麗的圖案...。

時間要推回民國七十八年(1989),那時候我正在念大學,一個對國家未來充滿願景的年輕人,我學的是都市計畫,在學習的過程中,很自然的就會去瞭解許許多多的國家建設政策,當時的台灣,在政治上是往改革開放的方向大步向前,不論是在政治議題上面,或是都市研究上面,都突破了以往的傳統方式,是一個保守與改革的勢力衝突的時代。

在當時有一位「公務員」,你知道為了中華民國他很努力,但是從來不會搶鋒頭,在紛紛擾擾的政治鬥爭中,你從來看不見他。他是一位工程師,更是一位政治家,這就是我對孫先生的第一印象。

民國七十三年(1984)孫先生積勞成疾,中風了,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倒下,反倒是積極的復健,當時的醫療團對其實並不看好,但是憑著他驚人的意志力,他做到了!

我念大四的時候(1989)「孫運璿傳」這本書由天下雜誌社出版,當時我們的班導師周宜強老師,看到報上的簡介摘要,便隨手影印了給班上的同學們,要大家寫一篇心得報告。我不清楚周宜強老師和孫先生的關係,也不清楚他為什麼要我們看這篇摘要。但是作業就是作業,該寫的還是得寫,在這方面我還算是個好學生。

看了摘要之後呢,我深深被孫先生的人格與度量吸引,於是買了這一本書,進一步的去閱讀。當初在寫作業的時候,對孫先生的瞭解是有限的,心中多多少少有著應付了事的感覺。閱讀過他的傳記之後,才深深的感受到他的偉大,有些後悔,不應該這麼草率的完成那份作業。

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當全班交了這份作業的時候,周老師就把他裝進一個牛皮紙袋中,寄到了行政院,請他們代轉給孫先生。對於他會這麼做,我們事先是不知道的,也從來沒有想過,不然的話,我們應該會更認真的寫吧!

一天,同樣是導師課,周老師拿來了一封信,念給我們聽,這是孫先生的親筆回信,字體是扭曲的,但是寫這封信對一位重度中風的長者,是多麼大的挑戰!當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的淚水早已盈眶。我不敢想像孫先生花了多少的時間和力氣寫這封信,還針對我們的內容提出他的看法,信中不斷的鼓勵我們這些青年學子,要為國家的未來努力。他的殷殷提切,至今想起來還是感到一陣的溫暖,就像是沐浴在和煦春風的感覺。

我不知道想過多少次,孫先生大可不必回覆我們這群毛頭小子的信,我們不禁意的「作業」,他卻花了那麼大的功夫一一回覆。或者他也可以請人代勞,一位官方的回信,不要說是當時,就算是現在,也足以滿足大多數的人了。但是他卻選擇了最困難的方式,用他的親筆,一字一字的寫下對我們的期許。每個字看在眼裡,都是一陣的心疼...。

我沒有見過孫先生,孫先生也永遠不會知道我這個人,但是他的人格卻深深的影響了我。來美這麼多年,大家都以為我不會回去了,因為我在美國真的適應的很好,許多人希望我留下來,甚至要幫我找工作,但是我的答案永遠是否定的。大家也許不知道,1989年讀了孫先生的信之後,我就在心中許下了一個願,不論將來我到哪裡,我會回台灣,將自己的所學,貢獻給這塊土地上的人。

其實捨不得孫先生走是自私的,他已經中風22年了,在這22年之中,他要承受多少復健的苦?醫生說,通常像他這樣重度中風患者,最多再存活五、六年,孫先生是個特例。除了家人的細心照顧外,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顆堅強心。孫先生走了,他念念不忘的是這大他兩歲的哥哥─中華民國。我相信他一定會再回來的,因為他愛這個國家,他也愛這塊土地...。

倒是我們自己,到底在他身上學到了什麼?我不敢說我們要繼承他的精神,但是他將會是我人生中永遠的典範。

哲人日以遠,典型在夙昔。更何況孫先生離我們並不遠...。

孫先生的期許,我永遠記在心裡...。

給「人生的短暫交會」作者陳維斌的一封公開信(由孫運璿次子孫一鴻所發表)
http://0rz.net/25149

給「人生的短暫交會」作者陳維斌的一封公開信
作者:孫一鴻
日期:02-21-06 22:05
陳維斌先生:
能夠拜讀你的文章,還得感謝「天下雜誌」的董事長殷允芃女士,她是在第二次來靈堂悼念父親時,建議我去看您發表的文章。在靈前答禮四天後的我,原本以為心情不會再有起伏,但我錯了!您的文章又讓一個活生生的父親重現眼前,讓我又墜入無法自拔的回憶裡,為此我感激你讓我再一次親近原以為已經走遠的父親。也希望藉此機會寫一些父親類似的小故事與你分享。

如果你曾經讀過「孫運璿傳」的話,你會知道,從政從來不是父親的志願,甚至連唸工程都是屈服在祖父的壓力之下。父親最想做的其實是個文學家,因為他喜歡寫文章。早在他十二歲時就曾投稿他第一篇文章,「秀姑」。過一段時候,我們會在「孫運璿學術基金會」網站(www.sunyunsuan.org.tw)刊登父親和母親結婚前的情書,你會驚訝的發現一位學工程的人會有如此好的文筆,也因為如此,他會親筆回你們的信,我並不意外。

其實在父親擔任行政院長的時候,就常常會用寫信的方式來處理你意想不到的事情。那時候,他常去基隆的八斗子過週末,但是他痛恨在通過中興大業隧道後必須在基隆市區走走停停近一個小時,行車時紅綠燈的變換沒有同步連線。他忍不住提出解決方式,於是在八斗子,親筆寫了一封信,以平信郵寄給基隆市政府,提出他的建議。我至今清楚記得這件事是因為我受命代為寄發這封信,必須走半個鐘頭下山去。當時還正在唸大學的我認為犧牲寶貴的週末陪父親去八斗子已經夠委屈了,如果還得辦差,心裡自然很不平,哪能體會出他處理市區塞車這件事的藝術、修養與幽默!您的文章又把我這段似有若無的記憶重新叫醒,只是這次再想起,心中已不再埋怨,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溫馨在心頭上!謝謝您。

最近不論是網路、電子或平面媒體有許多有關父親的專訪報導。老實講,其實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從這些報導中去更了解他。我並沒有因為和他同住一個屋簷下,就能完全看出父親的處事能力。當然他不與家人談公事是主因,但更重要的是只要他一進家門,就和你我「正常」的父親沒兩樣。----他襪子脫了會亂丟、在家只穿內衣、常常全家動員找老花眼鏡、吃肉沒問題卻跟我母親斤斤計較他已吃多少綠色蔬菜…。您的文章與媒體的報導讓我對父親有更深的瞭解,讓我將半夜到冰箱找甜點吃的父親和大家敬愛的孫院長劃上等號。

在父親靈前答禮的幾天中,最令我動容的不是有多少達官貴人前來謁靈,而是看到許許多多自發性的一般民眾前來致意,我看到太多上了年紀的老榮民、鄉長和台電老同事們,不辭勞遠、面容哀慟地來悼念我的父親,是那種發自於內刻骨銘心的痛,一次次使我陪著一同落淚。我也看到許多與父親政治理念迥異、甚至可說完全相反的前輩刻意避開第一天攝影機的鏡頭焦點,選擇在最後幾天低調的前來致意。他們的心意,我們都能了解、都能體會、甚至很感動。他們不再介意父親帽子的顏色,他們來悼念的是這位確實為台灣付出心血的老先生。我也意外的發現有好多「六年級」與「七年級」的年輕朋友自發性地前來致意,這些都應該是在父親中風退休後才出生的青年朋友,他們的出現使我發現原來政治是短暫的,歷史才是永恆的。政治人物的成敗不是在選舉活動的當下,而是在他們離開政壇廿多年後,乃至他們辭世多年後歷史自然給他們的評價。

上星期日(2/19)的榮總介壽堂是溫馨的,因為我看到好多年輕的父母手牽著三、四歲的小朋友來悼念,父母感傷眼紅、小孩卻不時露出天真燦爛的笑容,連往哪兒行禮都弄不清楚。我彷彿看到父親的人格特質將會透過這些小朋友的父母,隔代深植到這群天真無邪的小朋友心中。當我離開介壽堂時,我曾滿心歡喜的問父親,他有沒有和我一樣被這種可預見的薪火相傳所感動。

當我看到許多前來致意的朋友總是不捨離開時,我都會輕聲告訴他們:如果他們希望這不是最後一次看到父親的話,那麼就請大家從各種報導父親的文章中,試選一項他們最欣賞的人格特質,讓這些人格特質在他們的心中重生,這樣他們就可以感覺好像天天看到我父親似的。而我會同各位一樣,力行一項父親的人格特質,我選的是他永不服輸、永不放棄的個性:他強韌的生命力在這次住院期間展露無遺,深深的折服他身邊的醫療團隊、還有自認認識他夠深的親屬。

雖然大家都很捨不得父親離開,但是讓他的身影長留你我身上,甚至你我子女的身上是可以辦得到的,關鍵是我們願不願意。我希望在25日上午榮總介壽堂的公祭會報看到一個滿心喜悅的你,因為你會告訴父親你已下定決心,他將會以你為榮。最後,請讓我再一次謝謝你願意分享父親的小故事,寫到這裡我已是滿心感激與歡喜,希望你照顧好你自己的身體,多費心在父親希望你做的事上!

孫 一 鴻
二○○六年二月廿一日夜

Re:人生的短暫交會

再來,更刺激的是周宜強老師的回覆...
http://ad.cw.com.tw/cw/sun/forum/read_all.asp
作者:周宜強
日期:02-20-06 23:10

1989 年我回到台灣任教才三年的時間,剛好帶陳維斌他們班上的導師課,偶然間在報紙的副刊上有孫資政的專訪摘要,看完了以後心裡一直有一股的衝動,覺得年輕人應該學習孫資政的胸襟與氣度,因此影印了數十份讓同學在導師課中閱讀‧同時也請了同學導讀,可是同學讀到一半就已泣不成聲無法繼續往下唸,只好讓同學帶回去自己看,並要求同學寫一份心得報告‧
1997年孫資政到校參加校長就職典禮,順道要找我見一面,這可忙壞了學校的行政人員,因為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而我自己也是一頭霧水,後來才想起來是為了那些作業及一封信的關係,時間都那麼久了,他卻還牢牢的記在心上,真讓我覺得汗顏‧這也是我一生中見他的一次面‧那種表露無遺的關心與關懷讓我久久無法忘懷‧
如今,我還是要向孫資政說聲「您永遠是我們的導師 」,我們永遠懷念您....

----
這才是人生....
張貼留言

like